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前言:2024年5月初,一段关于印尼德龙三期工程欠薪不发的视频在抖音被发布。视频中,一群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围着疑似工头的人,控诉自己遭到欺压;而一位身着德龙制服的管理人员则扬言要抓抗议的工人,被工人们反骂道:“五个月不给钱,有什么资格说话”(来源)。而这并不是德龙公司第一次拖欠在印尼中国工人的工资。根据我们整理到的情况来看,德龙一方面透过外包公司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另一方面也长期制度性地拖欠钢厂和电厂工人的工资,已经成为工人群体中的印尼第一黑厂——而此问题至少从2019年就已经开始,迄今5年仍未改善。这篇文章将聚焦讨论钢铁冶炼工人和电厂工人的情况,建筑工人遭遇的问题此前有澎湃新闻的完整报道可参考。


一、钢铁技术工人前往印尼

印尼德龙(以下简称德龙)是江苏德龙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分公司,现在已成为其生产主力,主要生产不锈钢等镍产品。印尼在这些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镍的最大宗下游产品就是德龙生产的不锈钢。印尼的镍又大部分集中在东部的苏拉威西岛生产,这里的镍冶炼工厂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公司投资,德龙是其中最大的公司之一。

在印尼东部的苏拉威西岛,德龙现在有三片园区正在运行,分别名为VDNI(一期)、OSS(二期)和GNI(三期)。根据2023年的报道,光是一期及二期的德龙园区就有4万多名工人,其中11%是中国工人,这样算下来也有近5000人。中国工人大多习惯以期数来称呼工作地点,根据江苏德龙的微信招聘号,目前只有三期仍在大规模招聘,今年1月时还曾发布招聘广告,但目前已关闭报名。

从德龙三期的招聘信息来看,炼铁厂和发电厂是其开发职务种类数量最多的部门,其它相关招聘职位大多也与这两个生产、能源中心有关。在面向国内的招聘中,德龙几乎只招技术工,包括:锅炉主值、电气主值、炉前班长、回窑班长等。除了普通文员外,几乎没有一般普工的招聘。并且,炼铁厂、发电厂的岗位都要求工人具有平均约3年的工作经验。这意味着,它主要是从国内的钢铁厂、发电厂挖有经验的工人前往印尼工作。

在此前提下,许多已经在钢铁业从业多年的工人怀着对海外高工资的期待,前往印尼。然而他们遇到的却是常态性被拖欠工资、额外遭收工签费用与公司宣称不符的劳动生活环境。

中国工人在印尼钢厂。图源抖音。

二、常态性拖欠工资的德龙镍业

印尼苏拉威西岛不只有一家中国钢铁公司投资,然而德龙却是唯一一家从2019年到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拖欠工资的公司。在抖音、快手上涉及德龙的视频中,几乎每一条视频下都有工人在询问现在德龙是否还压工资,而其他工人的回应通常也是会压,只有压几个月的区别。这里的压工资实际上就是拖欠工资:

“只有中国老板压工,拖欠工资,工资低,工作时间长,偏偏中国人是最勤劳的,最不怕苦的。”
“听说三期不压工资了”、“你在做梦”

当有人问德龙三期压几个月工资,得到的答复是一个月,另一位工人还感到羡慕,称自己在二期被压了三个月。也有人称目前二期压两个月工资(来源)。而这些情况都只是最近的消息,在疫情时,工人没法轻易回国,德龙压工资压得更夸张,一度高达4-5个月工资。这意味着工人来到印尼后,不光交了一大笔服务费、中介费、签证费、机票(虽然名义上公司宣称会负担这些费用,但很可能都是从工资中扣,有工人表示工作签费用一个月扣1500元,工作多久扣多少),还有半年是领不到工资的。在今年(2024年),另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印尼各大钢铁园区都开始降工资(来源)。面对着镍价下跌、钢铁业产能过剩不再景气,德龙拖欠工资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这种常态性拖欠工资,对于在海外打工的工人特别有伤害。因为本身工人都不熟悉当地情况,去往当地后与本地印尼社会是脱节的,很难向当地求助。而这时,如果遇到劳动待遇不符期待的情况,工人只能用脚投票,选择返国。但常态性拖工资恰恰就把回国这条路堵上了。即使工人证件齐全,可以自己买票离开,但由于手上还有几个月工资没拿到,此时离开损失过大,工人只能默默干完,直到满半年才能获得回国休假的机会。甚至,有工人提到“工作不满一年,不能辞职,否则自费。” 也就是说,拖欠工资不仅是经济上损害工人的所得,也是一种控制工人自由的手段。

中国工人们在简陋的厂区宿舍外。图源抖音。

除了拖欠工资作为控制手段外,德龙给的薪资实际上也并不高。根据北极星火电招聘网、走出趣等多个平台上保存的德龙招聘资料,德龙号称工资一月一付,每月工资高达12000至20000元。但实际根据工人的讨论,德龙对外宣称薪资与实际不符,刚到印尼时每个月只能拿到9000元。需要继续工作多个月工资才能勉强到达12000元。而这样的工资在印尼其它中资冶炼厂只是起步价。另一个常见的岗位“汽机主值​​”,德龙给出的薪资范围是10000-15000元,而另一家也在印尼投资的山东中能给出的薪水则是16000-19000元。

在北极星火电招聘网的评价页,印尼德龙过往被留下了多条差评,暴露出该公司的虚假招聘、待遇差问题:

“谈的是半年后才给交各类保险,头一次遇见这样的公司,还得走那天签合同。签证费用自己垫付。无语了” (7人觉得有用)
“虚假东西太多,欺骗应聘者,大家要当心这个公司。”(10人觉得有用)
“德龙就是一群无赖,去印尼后就别想回来”(12人觉得有用)

在一则批评德龙薪资待遇与招聘网站不符的留言下,德龙公司还做出了“解释”:

“由于我们海外不同部门及各期工程的工作内容、工作量不同,工资会有差异。我们其他部门该岗位已经招满,您所应聘的部门岗位工资略有不同,同样的工作量也不同,请理解。” 从中可以看出德龙招聘的伎俩,以高薪的岗位吸引工人,等到工人应聘成功了,再宣称岗位已经招满,然后以岗位不同为由降低工资。

三、拖欠之外,罚款与性骚扰

或许在行业不景气的状况下,直接横向对比国内的钢铁厂,德龙的工资仍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德龙也未必真的愿意将这些钱发给工人。德龙对中国工人的招聘岗位要么是技术工,要么是有管理责任的值班岗。如果岗位上发生问题,工人会直接被公司罚款扣薪,这已经是印尼中资钢铁厂的惯常操作。而在一些工人留言中,我们可以看到,德龙的做法甚至更过分,从基本检查开始罚款:

“一个重工业车间天天不让见灰,天天就是罚款。一群安全员天天本职工作都不干,就是到处溜达检查卫生,连最本职的的灭火器检查工作都让车间工人去做。公司领导什么都不懂,生产出问题还瞎**开会讨论,讨论到最后随便扯个理由,连带一堆人罚款。”

透过简单的罚款,既解决了工人工资成本问题,又解决了安全管理问题,实在是“高招”。在疫情期间,还有更多的罚款名目,不戴口罩扣1000元,订个外卖再扣1000元。无所不用其极地把发给工人的工资又收了回来。在国内,对工人罚款是违法行为,钢铁厂们到了缺乏监管的海外便开始肆无忌惮了。

更讽刺的事情是,前述的拖欠工资、频繁罚款问题,当遇到印尼本地工人时,德龙公司就会改善很多,至少不敢扣压工人工资了,疫情期间的罚款也大多只针对中国工人。为什么德龙公司专找中国工人虐待呢?有人说是因为印尼工人工资低(约人民币2000-3000元),但印尼本地工人数量多,工资总量仍然比中国工人要庞大。德龙能按时发得起印尼工人工资,肯定也有能力按时发得起中国工人工资。或许答案是,如果可能,德龙公司也会尽可能压榨印尼工人,只是碍于印尼工人有工会、会团结抗议,也有当地政府的监管在,它还不敢为所欲为。2023年初,德龙三期的印尼工会举行大规模罢工,要求调涨工资、检讨安全事故问题。德龙公司却利用信息差,鼓动中国工人保护公司,与印尼工人冲突。结果造成2位工人死亡。而公司也借机与本地警察局合作,彻底瓦解了德龙三期刚建立不久的工会。

在餐食上,印尼德龙公司等级制度分外明显。中层领导(值长级别以上)新餐厅领导餐待遇,基本鸡腿红烧肉鱼虾等。下层员工便是水煮白菜,水煮青草(不知名的菜),早餐更是有硬黑馒头配豆子。图源抖音。

当德龙公司对于工人基本的工资、安全检查、宿舍等无法保障时,权势性骚扰、内部的权力腐败等问题,使工人的处境更加难以忍受。在一篇名为《印尼德彪女工谈性骚扰》(这里的德彪就是德龙)的文章中,多位女工谈到德龙内部的性骚扰问题,普通男女员工交往会被公司罚款、遣送回国,而领导却公然性骚扰女工。有关系有靠山,才能开大车、取得高工资。而没有关系的话,只能开小车拿较低工资。

四、外包工人:德龙宛如黑社会

我们有幸与一位德龙的外包工程工人K进行了讨论。K大哥长期从事建筑业,通过国内的分包公司进入德龙工作。因为没有德龙正式工愿意受访,我们试着用他的经历来呈现德龙普通工人的处境。

因为此前K大哥也在印尼其它中资工厂做过工程,所以最开始时他对这趟出国工作并没有太多担忧。没想到落地之后,噩梦就开始了。根据他的讲述,德龙公司并不只是以普通公司内部的管理关系对待工人。德龙在当地宛如黑社会,它与印尼本地的军队合作,厂区旁边就驻扎着身穿迷彩服的军人。当K大哥与工友试图讨要工资时,德龙公司的管理人员就会和迷彩服人员恐吓工人,威胁工友,如果闹事就抓去蹲牢几个月。对于工人,德龙要求必须一切都服从自己。

而在此强力的控制下,K大哥的生活、住宿、饮食、工资都完全得不到保障。前文所讨论的罚款被用来压低工人工资:一位工友开履带吊车,仅仅因为在没得到指令的情况下自己弯曲大臂进行调整而遭到5000块钱的罚款。尽管这个调整对于车辆和工厂都没有任何损害,但德龙的管理人员用未带安全带、违规操作为理由进行了巨额处罚。其它较小型的罚款最低也是人民币1000元起步。K大哥觉得这趟打工经历如同骗局,即使原本承诺工人近2万的高薪,罚来罚去,工人根本剩不了什么,可能连中介费都赚不回来,如今他回到国内还要继续讨薪。

生活方面更为糟糕。K大哥印象最深的是厕所,粪便积满厕所无人清理,如果稍慢起来,粪便堆中的蛆都会顺着人脚往上爬。德龙安排的也都是集装箱宿舍,老鼠、蟑螂横行。吃饭部分,一方面是因为宗教关系,当地主要肉食是鸡肉,让K大哥难以习惯;另一方面德龙明显也在饮食方面不够注重,只烹煮各式鸡肉炖菜,天天如此,让中国工人难以下咽。虽然印尼穆斯林占多数,猪肉较为少见,但苏拉威西岛也完全可以买得到牛羊肉。德龙只使用鸡肉做大量重复饭菜完全只是为了节省成本。

印尼德龙钢厂的住宿环境使工人不满。图源抖音。

K大哥经历中有少数是建筑工人的特殊情况,例如临时住宅和厕所。但对于炼铁厂、发电厂的工人,即便住宿待遇可能稍好一些,但都处在德龙控制之下,处境并不会相差太多。他也强调,在德龙这种黑社会公司,不论是什么职位,只要没有关系,没送礼,哪怕是坐办公室,基层打工人也是被公司狠狠按在地上。这种情形让他想起80、90年代国内的工地的管理方式。没想到现在国内劳动环境改善了,出海的公司却又重操旧业。

五、产能过剩,德龙的逃逸之路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德龙作为在印尼的中资公司里名副其实的黑厂,与其本身早期以违法手段进行发家和扩张的劣迹,以及整个国内钢铁行业面临的普遍困境都密切有关。德龙创办人戴国芳因钢铁起家,曾在2004年因“涉嫌偷税漏税”坐牢5年,江苏德龙镍业公司是他在2009年出狱后创办的公司。当初戴国芳的坐牢与盲目扩张钢铁产能有关,2016年江苏德龙也曾因私自扩张产能被通报违规、成为负面典型。产能扩张、去产能一直是国内钢铁业的问题。虽然钢铁是工业的重要基础,但钢铁的需求也总是有尽头的。而国内随着房地产经济泡沫越吹越大,从2000年初到2010年代中期,钢铁业的增长一直从未得到真正遏制。尽管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去产能、淘汰落后产能,但钢铁又是一个初期投资成本极高的产业,如果轻易关停,公司面临的是血本无归。民营企业自然不愿意淘汰自己的产能,反而还想要继续扩张规模,以规模控制成本,从而在国营钢铁厂的虎视眈眈下找到发展空间。

在这样的市场机制下,政府的管控有其道理,公司的做法也符合逻辑。但当过剩的产能逐渐无人消化时,最终承担这些无法收回的投资成本的往往是工人。德龙在印尼常态拖欠工资并不是偶然,它一开始前往印尼就是为了一方面脱离国内的钢铁行业管制,另一方面在印尼依靠接近原矿、低工资、低环保成本来重新获得竞争优势。它成功了,在印尼远离政治中心的苏拉威西岛,江苏德龙之所以能在整个钢铁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在10年之内连盖三座大型园区,背后是其脱离了国家对国内钢铁行业发展管控,摆脱了国内相关法规的限制,以此在海外对工人进行的欺骗和压榨。

在印尼德龙钢厂工作中的中国工人。图源抖音

目前,印尼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一大镍生产国,第二大不锈钢生产国。而江苏德龙生产出的不锈钢又去了哪里呢?没错,中国是印尼不锈钢和镍产品的最大进口国。反过来,国内钢铁工人的日子又越来越不好过了。越来越多曾经钢铁厂内的技术工人要被迫出海打工了,他们的工作内容可能不会改变,老板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但工作会更不受保障,也更容易受困异乡。

当我们把目光再回到德龙这家公司时可以看到,2023年,随着镍价下跌、不锈钢等下游市场的饱和,印尼德龙预计亏损18-22亿元。尽管现在厂内的部分工人都在议论着德龙破产的可能性;而当一家企业倒闭时,工人也许能够勉强找到办法脱身并又进入新的工厂;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德龙的狠恶是背后整个钢铁产业的产能过剩,甚至是资本市场自身逐渐激化的矛盾。如果中国工人们无法在内部团结起来,无法和印尼工人团结起来,那么德龙以及更多出逃的国内“德龙”们,在未来会继续玩弄更加残酷的分而治之的方法,以此来维持剥削、延续企业的寿命。


工人有事,我们报道

我们收集一线工人的声音,呈现不被主流媒体看到的劳动者生活;我们探究政治经济背景下的劳动体制、剥削逻辑,力求呈现劳动者的处境,看见来自工人的行动和抵抗。快手、抖音等工人使用的社交媒体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来源。采访劳动者、与工人建立连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通过文章和报道的连接,能使所有劳动者团结为一张巨网。我们分析工人受苦的原因,分享工人斗争的经验。工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工人的声音最有力量!

劳动者筑起一砖一瓦,在一条条产线上铸造中国制造的奇迹。劳动本应该被尊重,现实中,劳动者被剥削、被边缘化,主流话语一边将劳动者塑造为卑微、值得同情的受害者,一边忽视、贬抑、打压劳动者的行动。我们希望在劳动者的世界中,重新看见劳动的价值,重建劳动者的尊严。

征集伙伴

如果你也对工人议题、劳动报道或工人运动有兴趣,想参与工事有料,欢迎直接写信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据抖音视频,2024年3月,富士康郑州港区分厂再次启动“浪花专案”。 富士康“浪花专案”是什么?这是抖音视频中流传的一个富士康岗位调动的项目。大致指的是“周边部门”(即非制造部门)的人力被调动到制造部门。抖音上,有一段话,形象地介绍了这个词语的意思: (工厂)在不缺人的时候,把人浪走一批,第一批浪不走,第二批接着浪,直到把该浪走的人浪完为止。大多是周边部门的富裕人力浪到制造部门,资源整合,保证生产,但浪出去的人能不能回来就很难说了。(来源) 根据搜索,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2021年3月的抖音平台,“富士康推出浪花计划,需要周边人员支援大制造···”,23年开始更高频被讨论,同年12月再次被较多提及, 2024年3月再次被频繁讨论。但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找到富士康关于这个计划的官方文件和声明。这个词主要在在一线工人和郑州富士康中介抖音中频繁出现。 通过这些视频,我们可以看出近几年郑州富士康通过“浪花专案/计划”将周边部门如维修部、品管部的人员安排到制造车间。这一岗位调动,不仅涉及跨部门调动,有些情况甚至涉及跨地区调动。有工人反映,直接从郑州被“浪”到武汉。再者,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编者按: “五天八小时”是全球劳工抗争的成就,在中国,“五天八小时”却是资方变相裁员的手段。2023年,中国沿海城市经历新的一波工厂搬迁倒闭潮。于此同时,制造业出现产量需求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资方纷纷通过“五天八小时”缩短工时,或者是延长放假时间,工人大多只能拿当地最低工资,甚至低于最低工资,难以养家糊口。由此,引发一波抗议浪潮。本文简要介绍抗议“五天八小时”的背景,分析工人的处境和回应。最后文章强调,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并不意味着工人不期望八小时工作制、周末双休,工人抗议的是工资无保障、变相裁员的“五天八小时”,而不是体面工作的“五天八小时”。 3月30日,深圳满坤电子厂工人集体抗议工厂逼迫工人自离。视频显示,数十名工人在工厂门口拉起横幅,“我要工作,我要养家。公司以5天8小时逼迫员工离职”。 满坤电子是一家电路板上市公司,位于深圳宝安区,为富士康、普联技术(TP-LINK)、和硕、格力电器等知名厂商生产电路板。2008年开始,满坤开始向江西扩张生产,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4月18日,一则关于“网约车司机煽动停运涉稳风险提示”的政府文件被曝光。这则署名为“中共恩施市委平安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文件宣称侦测到网络中上海、宜昌、襄阳、长沙、岳阳、深圳、济南、成都等地网约车司机预备在5月1日进行罢工停运(来源)。 罢工停运消息是否真实,以及网约车司机们是否真的能团结起来,难以确定。但是近期湖北省多地的网约车司机确实曾有发起集体行动的尝试,也引发各地网约车司机的激烈讨论。他们的行动主要针对滴滴平台的问题,反对高抽成、压榨司机,要求还给司机一条生路,并以集体跳槽转换平台作为主要抗议手段。同时,这些关于停运倡议、批判滴滴的声音也遭到了社交媒体平台集中打压封锁。 武汉和宜昌:滴滴司机转战高德、停运抗议 4月11日-13日左右,网传这两个城市有部分滴滴司机集体拒跑,或转换至高德平台,因为滴滴运价过低(目前宜昌每公里价格不足2元)。事件甚至惊动滴滴高层派人来该城市调查。根据一些司机的说法,武汉和宜昌发生的事件可能是同一起,但是在传言过程中发生了错误。在4月13日,一位网约车尝试将账号转换至宜昌进行打车,结果确实证实无法打到车,而同样在湖北的荆州市则可以正常叫车(来

赶工竞争、超长工时、灵活生产,广州康鹭制衣工人接连累倒送医的背后

赶工竞争、超长工时、灵活生产,广州康鹭制衣工人接连累倒送医的背后

3月底,广州康乐村与鹭江村区域(以下简称康鹭)至少有三位制衣工人在工位上因过劳倒下,被紧急送往医院(来源、来源、来源)。抖音视频显示,一名中年女工瘫倒在工位上,数位医务人员在旁紧急救护。发布者评论道“这就是服装人所谓的高工资”。工人累倒在制衣厂、被救护车送走,早已不是新闻,而是制衣工人们的常态。工人们经历了什么?他们是“自愿”加班累倒的吗?又是什么让他们这么拼命?这篇文章试图理解,康鹭服装产业工人倒下背后是怎样的劳动条件、产业生态与剥削机制。 本文作者:随身听 本文编辑:橄榄 超长工时与身体劳累 “我做不到,我在制衣厂干了几年,活多的时候一天下来,脖子都抬不起来,有时候一抬头,能听到颈椎咔嚓一声” “我也干了20几年,没干死就是把自己干废了,眼糊,肩周炎,腰疼,把人干废了” “我每天都十几个小时,今晚发现小腿浮肿麻木,一按就一个小瘪窝” 超长工时以及随之带来的各种身体伤害,在制衣工人间已是公认的事实。广州康鹭制衣村以小型制衣工坊为主。制衣村工坊工人大多为临时工,工资一般按件计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