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日记·01|搬厂潮下的失落与无奈

打工日记·01|搬厂潮下的失落与无奈

“打工日记”是工事有料的新专栏。在这里,我们转载工人在社交平台上的抒发和表达,放大工人的声音。这一期,我们关注搬厂潮下工人的处境和心声。2020年,疫情带来的订单锐减,加剧了沿海制造业的搬迁潮。2023年,疫情结束并未带来生产的回暖,沿海工厂纷纷倒闭、搬迁。搬迁潮下的工人面临着赔偿难讨的无奈、工作难找的不安与迷茫。


By @Mr 光腾; 来源
BY @Mr 光腾 (来源)

吃晚饭时,听老板说又有一家工厂从这里搬走了。走之前,资方准备瞒着员工,将生产物资全部拖走,以图逃过失业补偿金。员工们为了失业补偿金,搬被子睡在厂门口几天几夜,只为了防止资本家将物资搬走。经过几天几夜的奋战,才领到一部分补偿金。

这几张照片拍摄的是深圳某一角落的工业区,曾经的这里这个时候人潮涌动,人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如今正是热闹的点,路上竟然不见几个人影。可见工厂大多数都已经搬走了。但奇怪的是周边的厂房,住宅楼的租金一年比一年高,涨得越来越多。如今大环境如此不堪,可租金依然堪比芝麻开花。这明显违背了市场规律,这涨价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深圳,还能容得下五湖四海的打工人么?我们还能在深圳呆多久呢?

走了,彻底的搬走了,搬厂的心里特难过,平静的生活似乎被打破了,想到又将一次次徘徊在找工作的路上,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从熟悉到陌生,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环境新的人,新的工作,瞬间感觉心被掏空了一般真的很累又无可奈何!

0:00
/1:00

来源抖音视频

干了四年的工厂要搬走了
工人们天天守着这个大门罢工
结局就是要么签字走人
要么跟着去分厂

今天是最后一天时间了
大家都放弃了挣扎
带着两个娃在这个城市漂了四年
如今竟然毫无方向了

出了那个厂感觉自己啥也不是
啥也没有了
孩子爸去分厂就可以升职
每个月就有七八千以上了
可是我们却迷茫了

纠结到底是要回老家躺平
还是要为了多那一两千块钱的工资
继续出卖自己的时间
签字走人又不甘心
一头扎进去可能又是几年

到时候就跟今天一样
身无分文 一无所有地走出来
然后半生也就荒废了

马上面临失业了

昨天老板开会说,七月底就要搬到新的地方去了
想跟过去的就跟过去,不跟过去的就要重新找工作
这份工作也是我出社会以来,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
突然感觉又很焦虑

在端午节的时候发来的粽子,现在还没有吃
今天晚上也没有做夜宵
直接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也没有解冻,直接蒸着吃吧
感觉来到这边每天都有吃夜宵的习惯 在老家就不会
因为在这边上班上得太晚了
回家不吃就饿得慌

到底是跟着厂区还是另外找工作
真的是很纠结
跟着去的话可能也得搬家
不跟着去的话这里住的地方也得搬家

现在深圳的工厂越来越少了
很多都搬出去深圳了

真的要搬了,日子定在这个月的26号,老板都和我们商量几次了,饭也请了两次了,让我们一起去新疆,还说这边四台工资一个月0.78w,到那边一个月1.2w,还说去来机票给报销,大家觉得能去吗?不去吧,又面临失业,这个时候搬真的无语,进退两难。

目前为止机器已经停了两台了,日子也定下来了。我是从来没想过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不去吧又面临失业,到底该怎么办?

深圳现在是倒闭的倒闭,搬走的搬走,留下的厂房有些已经成了杂草丛生,有的厂房改成了酒店,学校,物流园,路上也看不见几个人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我还是想回到以前到处都是在外工作的朋友,路上很多人,超市很热闹,草坪上到处都坐着,估计这样的事情在深圳不会发生了……

对昆山是真的很失望,到处都是工厂搬迁,工厂倒闭,到处都是失业的人,没有工作找工作的人,上面的人不想办法解决实际问题,高高在上,不管他人死活,依旧变着法子压榨下面的人,一天到晚为一点蝇头小利沾沾自喜,真是可悲。

错把工厂当成梦,
做尽半生尽是空。
初识此处无人烟,
灯火万家却无缘。

准备要再见了,
我的搬砖靓仔们.....
2017.8.11-2021.3.31
从小姑娘变成老阿姨
工厂磨灭了太多人的青春

本文文字均来自抖音视频


工人有事,我们报道

我们收集一线工人的声音,呈现不被主流媒体看到的劳动者生活;我们探究政治经济背景下的劳动体制、剥削逻辑,力求呈现劳动者的处境,看见来自工人的行动和抵抗。快手、抖音等工人使用的社交媒体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来源。采访劳动者、与工人建立连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通过文章和报道的连接,能使所有劳动者团结为一张巨网。我们分析工人受苦的原因,分享工人斗争的经验。工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工人的声音最有力量!

劳动者筑起一砖一瓦,在一条条产线上铸造中国制造的奇迹。劳动本应该被尊重,现实中,劳动者被剥削、被边缘化,主流话语一边将劳动者塑造为卑微、值得同情的受害者,一边忽视、贬抑、打压劳动者的行动。我们希望在劳动者的世界中,重新看见劳动的价值,重建劳动者的尊严。

征集伙伴

如果你也对工人议题、劳动报道或工人运动有兴趣,想参与工事有料,欢迎直接写信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

Read more

江湖上的黑工厂大盘点

江湖上的黑工厂大盘点

前言:找工时,有经验的工人会收集很多信息。不然,一个不留神进入黑厂,不光是工作辛苦,血汗钱能不能到手都会成为问题。这其中工资待遇、工作环境、工作强度往往是工人最看重的因素。它们也成为评判工作好坏的基本标准。工人们在日常交流吐槽中,出于一种表达不满和自发的互助想法,把自己在工作过程中吃过的亏、上过的当总结分享出来,形成了工厂江湖中很多关于黑厂的“传说”。 一般来说,大家心目中的黑厂特征,可以分为几个方面: * 工资:(发工资时)计时计件混着算,怎么低怎么算;(员工)自离不发工资;周末上班算调休,为了不发加班的双倍工资;压工资;通过试用期低价雇工应对高峰期然后赶走工人;罚款多。 * 工作和宿舍环境:有化学药剂的车间不按国家要求发合规防护护具;高温天气不开空调;打骂员工;站班工作;宿舍卫生条件很差;食堂伙食油水很少。 * 工作强度:工作时间长,超过12小时,加班到半夜;每日要求产量高;每天必须提前到岗开早会。 * 其它:只能通过劳务公司进厂;需要去指定医院体检,且体检费很贵;随意裁员派遣工;不签正式合同,

2024年,进厂打工有多难?

2024年,进厂打工有多难?

2024年,找到一份好工进厂更难了。 抖音账号@三妹从今年3月底离开湖南,辗转在广州、深圳找工作,三个月过去了, 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稳定工作;这段时间里,抖音账号@奔跑的小蒋先后进过四家工厂,最后被迫辞职——老板降了他工资;在佛山一工业园上班的抖音博主@小邓再努力Vlog 总结称,今年工厂的招工信息变少,工价降低,长期工岗位减少,“现在(5月31日)工厂进入淡季,招工真的很少。工资也低得可怜。发现今年特别难找工作。临时工的单价又低,长期工的岗位又是少得可怜。今年真的不适合打工。失业半个月了,还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样下去,估计过年回家的车费都挣不到,更不用说养家糊口了。整个工业园都没有几家工厂在招工的,今年特别的难找工作”。 疫情后制造业相对收缩是找工难的主要背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4月以来,制造业PMI指数大部分月份都低于50%,即制造业整体呈生产收缩态势。(注: 制造业PMI指数,是国际通用行业检测数据,该数据由国家统计局统计公布,PMI指数高于50%时,制造业扩张;低于50%时,制造业收缩)

比亚迪无锡厂罢工后续:公司禁止工人做兼职,疑似变相裁员

比亚迪无锡厂罢工后续:公司禁止工人做兼职,疑似变相裁员

7月8日,比亚迪无锡工厂“第八事业部”发布公告称,未经公司同意,禁止工人从事包括“临时工、小时工、滴滴司机或外卖骑手”等工作,引发工人不满。工人怀疑这是比亚迪接手绿点科技以来的新一波“变相裁员”策略。早在5月,比亚迪无锡工厂就曾针对IDL员工(Indirect labour,间接生产人员,通常是班长/技术员工)变相裁员的举措:即所有IDL员工实行四班倒、五天八小时的工作制。这一举措导致IDL员工工资大幅削减,工人难以养家糊口。5月13日,工人发起集体大罢工。 比亚迪无锡工厂原为绿点科技(无锡)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新加坡电子公司捷普科技(Jabil Inc),主要业务为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和制造。2023年12月,比亚迪以158亿人民币(约22亿美金)收购捷普科技在中国成都、无锡的工厂。捷普科技为全球第三大电子制造商,其中无锡工厂是捷普科技的重要生产基地,2021年销售额约170亿元人民币。在在一份2024年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所的8-K 报告中,捷普公司提到公司董事会于2023年批准一项重组计划,预计2024年财务支出中,将有1.5亿至1.8亿美元的财务用于员工遣散费和福利成本。

【事件整理】致命打工路上的遇难者

【事件整理】致命打工路上的遇难者

前言:在中国高铁跑出世界速度、中国大飞机飞上蓝天的同时,在乡村地区、城市郊区,打工者的上班路、返乡路却充满了危险。近年来,每年都发生至少一次涉及工人的严重交通事故,仅本文整理的13起事件中已有132位工人因此丧命。一方面是繁荣的基础设施进步、交通方式的高端化,另一方面,农村劳动者所乘坐的交通工具却是如此“临时”、如此不安全、如此致命。本文汇集了近年来打工路上的遇难事件,它们的背后是许多连姓名都无法被记录的普通工人。这份整理不只是为了悼念逝者,也希望大家能在阅读过程中看见这些事故背后的共性与结构性问题: * 为什么大部分遇难者都是临时工?为何我们缺乏更正式有保障的工作? * 为什么女性工人、老人这些特征频繁出现在事件中? * 为什么这些严重车祸事件大多发生在内地省份的农村地区,而少有沿海城市区? 更多内容,欢迎参考之前工事有料发布的《难以接近的故乡:外出务工者受阻的返乡路》。 本文最下方有长图版本,欢迎传播。 河南平顶山叶县冷藏车载8人窒息身亡,均为牛肉厂临时女工 2024年6月15日 河南平顶山叶县一辆轻型厢式冷藏货车违规乘人,车厢内8人窒息昏迷,经抢救无效均不幸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