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五天八小时”后,奋达延长休假逼工人自离

继“五天八小时”后,奋达延长休假逼工人自离

2024年2月19日,深圳奋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奋达”)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变化,订单受影响,制造系统(含音频制造、塑胶事业部、电器制造系统)员工春假放假时间从2月26日延长至4月30日。放假停工期间公司按照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百分之八十支付生活费。公司将依据订单情况提前或延后开工,员工若没及时返岗将按旷工处理。

upload in progress, 0

深圳奋达是一家生产电声音频、智能穿戴、智能家居的上市公司,为阿里巴巴、飞利浦、沃尔玛、亚马逊等知名品牌提供产品。总公司位于深圳石岩,另外东莞、西安、越南北江均有分厂区。据2023年上半年公司年报,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29,283.58万元,同比下降17.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30.05万元,同比增长115.40%(来源)。

根据奋达科技官方抖音账号,2022年开始,奋达在珠海建立新厂区金湾奋达智创股,设立音频、塑胶、智能等五个厂房,占地面积7.6万平方米,计划将高新产业搬迁至珠海;同时开始将部分深圳奋达员工分流至东莞厂区。

公司以“调岗”的名义将深圳厂区工人“派驻”东莞,保持深圳合同和社保。据工人反映,公司对于不愿搬迁的工人开始实施“五天八小时”,变相逼工人自离,拒绝支付经济赔偿金(来源)。据CLB报道,管理层明确告知工人,“如果不愿意去东莞,就不能加班”,甚至停止提供空调和风扇,要求工人自带风扇上班(来源)。公司逼迫工人自离,最终引发工人抗议。2023年12月27日,约百名工人罢工,围堵工厂大门,阻止工厂将设备搬出。依据工人抖音视频,深圳厂方机器搬空,但老板依旧否认搬厂,政府部门的介入也让工人失望,“政府部门来两天什么都没有解决,都是导向老板一方的”(来源)。

春假结束,奋达深圳厂区工人并没有等来厂方关于经济赔偿金的赔偿方案,相反,却是公司的停工休假公告,工人需随时待岗,同时只能拿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2023年深圳最低基本工资为2360元/月,百分之八十即1888元,扣除社保约330元,所剩约仅约1500元。而根据“全球生活工资联盟”对深圳市的调查,为了获得体面生活、满足基本生活需要,2022年打工人在深圳市至少需要赚到每月3235元人民币。奋达深圳厂工人的到手工资连这个最低值的一半都不到(来源

upload in progress, 0
工人发布的深圳厂放假名单

官方抖音号@奋达科技官方直聘一周前发布珠海厂区年后开工视频,评论区有不少留言批评“珠海开工、深圳厂区放假”的现象:“听说不去珠海的五天八小时,不想赔钱”,“订单都没了,还创造佳绩?”

停工休假,工人工资收入缩水,远远在于生活成本之下,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这是2023年疫情后搬迁倒闭潮中,资方试图逼迫工人自离,拒绝支付法定经济赔偿金的常见策略。疫情后,由于生产整体收缩,加上国家政策上对“产业转移”、“产业升级”的鼓励推动,沿海城市的低端制造业纷纷倒闭、搬迁。在整体利润收缩的情况下,资方迅速转移,采用各种策略逼迫工人自离,拒绝支付经济赔偿金,包括调岗、五天八小时工作制、停工休假。

停工休假的策略,在部分工厂,开始于疫情期间,工厂采取停工休假的方式,压缩劳力成本,变相逼迫工人自离。位于广东惠东县的港惠针织厂,疫情期间让全体员工放假,仅为员工缴纳社保,每月发放几百元“生活费”,长达三年有余,工厂工人从近4千人锐减至3百余人(来源)。2023年,东莞电子厂创宝达为逼工人自离,2月份开始实施五天八小时工作制,9月份,公司要求部分车间工人在国庆黄金周后延长放假6天,提前预支2024年年假,放假期间扣除生活费。公司强迫工人预支年假的行为最终引发工人的集体停工抗议(来源)。


工人有事,我们报道

我们收集一线工人的声音,呈现不被主流媒体看到的劳动者生活;我们探究政治经济背景下的劳动体制、剥削逻辑,力求呈现劳动者的处境,看见来自工人的行动和抵抗。快手、抖音等工人使用的社交媒体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来源。采访劳动者、与工人建立连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通过文章和报道的连接,能使所有劳动者团结为一张巨网。我们分析工人受苦的原因,分享工人斗争的经验。工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工人的声音最有力量!

劳动者筑起一砖一瓦,在一条条产线上铸造中国制造的奇迹。劳动本应该被尊重,现实中,劳动者被剥削、被边缘化,主流话语一边将劳动者塑造为卑微、值得同情的受害者,一边忽视、贬抑、打压劳动者的行动。我们希望在劳动者的世界中,重新看见劳动的价值,重建劳动者的尊严。

征集伙伴

如果你也对工人议题、劳动报道或工人运动有兴趣,想参与工事有料,欢迎直接写信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前言:2024年5月初,一段关于印尼德龙三期工程欠薪不发的视频在抖音被发布。视频中,一群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围着疑似工头的人,控诉自己遭到欺压;而一位身着德龙制服的管理人员则扬言要抓抗议的工人,被工人们反骂道:“五个月不给钱,有什么资格说话”(来源)。而这并不是德龙公司第一次拖欠在印尼中国工人的工资。根据我们整理到的情况来看,德龙一方面透过外包公司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另一方面也长期制度性地拖欠钢厂和电厂工人的工资,已经成为工人群体中的印尼第一黑厂——而此问题至少从2019年就已经开始,迄今5年仍未改善。这篇文章将聚焦讨论钢铁冶炼工人和电厂工人的情况,建筑工人遭遇的问题此前有澎湃新闻的完整报道可参考。 一、钢铁技术工人前往印尼 印尼德龙(以下简称德龙)是江苏德龙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分公司,现在已成为其生产主力,主要生产不锈钢等镍产品。印尼在这些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镍的最大宗下游产品就是德龙生产的不锈钢。印尼的镍又大部分集中在东部的苏拉威西岛生产,这里的镍冶炼工厂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公司投资,德龙是其中最大的公司之一。 在印尼东部的苏拉威西岛,德龙现在有三片园区正在运行,分别名

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据抖音视频,2024年3月,富士康郑州港区分厂再次启动“浪花专案”。 富士康“浪花专案”是什么?这是抖音视频中流传的一个富士康岗位调动的项目。大致指的是“周边部门”(即非制造部门)的人力被调动到制造部门。抖音上,有一段话,形象地介绍了这个词语的意思: (工厂)在不缺人的时候,把人浪走一批,第一批浪不走,第二批接着浪,直到把该浪走的人浪完为止。大多是周边部门的富裕人力浪到制造部门,资源整合,保证生产,但浪出去的人能不能回来就很难说了。(来源) 根据搜索,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2021年3月的抖音平台,“富士康推出浪花计划,需要周边人员支援大制造···”,23年开始更高频被讨论,同年12月再次被较多提及, 2024年3月再次被频繁讨论。但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找到富士康关于这个计划的官方文件和声明。这个词主要在在一线工人和郑州富士康中介抖音中频繁出现。 通过这些视频,我们可以看出近几年郑州富士康通过“浪花专案/计划”将周边部门如维修部、品管部的人员安排到制造车间。这一岗位调动,不仅涉及跨部门调动,有些情况甚至涉及跨地区调动。有工人反映,直接从郑州被“浪”到武汉。再者,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编者按: “五天八小时”是全球劳工抗争的成就,在中国,“五天八小时”却是资方变相裁员的手段。2023年,中国沿海城市经历新的一波工厂搬迁倒闭潮。于此同时,制造业出现产量需求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资方纷纷通过“五天八小时”缩短工时,或者是延长放假时间,工人大多只能拿当地最低工资,甚至低于最低工资,难以养家糊口。由此,引发一波抗议浪潮。本文简要介绍抗议“五天八小时”的背景,分析工人的处境和回应。最后文章强调,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并不意味着工人不期望八小时工作制、周末双休,工人抗议的是工资无保障、变相裁员的“五天八小时”,而不是体面工作的“五天八小时”。 3月30日,深圳满坤电子厂工人集体抗议工厂逼迫工人自离。视频显示,数十名工人在工厂门口拉起横幅,“我要工作,我要养家。公司以5天8小时逼迫员工离职”。 满坤电子是一家电路板上市公司,位于深圳宝安区,为富士康、普联技术(TP-LINK)、和硕、格力电器等知名厂商生产电路板。2008年开始,满坤开始向江西扩张生产,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4月18日,一则关于“网约车司机煽动停运涉稳风险提示”的政府文件被曝光。这则署名为“中共恩施市委平安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文件宣称侦测到网络中上海、宜昌、襄阳、长沙、岳阳、深圳、济南、成都等地网约车司机预备在5月1日进行罢工停运(来源)。 罢工停运消息是否真实,以及网约车司机们是否真的能团结起来,难以确定。但是近期湖北省多地的网约车司机确实曾有发起集体行动的尝试,也引发各地网约车司机的激烈讨论。他们的行动主要针对滴滴平台的问题,反对高抽成、压榨司机,要求还给司机一条生路,并以集体跳槽转换平台作为主要抗议手段。同时,这些关于停运倡议、批判滴滴的声音也遭到了社交媒体平台集中打压封锁。 武汉和宜昌:滴滴司机转战高德、停运抗议 4月11日-13日左右,网传这两个城市有部分滴滴司机集体拒跑,或转换至高德平台,因为滴滴运价过低(目前宜昌每公里价格不足2元)。事件甚至惊动滴滴高层派人来该城市调查。根据一些司机的说法,武汉和宜昌发生的事件可能是同一起,但是在传言过程中发生了错误。在4月13日,一位网约车尝试将账号转换至宜昌进行打车,结果确实证实无法打到车,而同样在湖北的荆州市则可以正常叫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