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富士康启动“浪花专案”变相裁员?

据抖音视频,2024年3月,富士康郑州港区分厂再次启动“浪花专案”。

富士康“浪花专案”是什么?这是抖音视频中流传的一个富士康岗位调动的项目。大致指的是“周边部门”(即非制造部门)的人力被调动到制造部门。抖音上,有一段话,形象地介绍了这个词语的意思:

(工厂)在不缺人的时候,把人浪走一批,第一批浪不走,第二批接着浪,直到把该浪走的人浪完为止。大多是周边部门的富裕人力浪到制造部门,资源整合,保证生产,但浪出去的人能不能回来就很难说了。(来源)

根据搜索,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2021年3月的抖音平台,“富士康推出浪花计划,需要周边人员支援大制造···”,23年开始更高频被讨论,同年12月再次被较多提及, 2024年3月再次被频繁讨论。但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找到富士康关于这个计划的官方文件和声明。这个词主要在在一线工人和郑州富士康中介抖音中频繁出现。

通过这些视频,我们可以看出近几年郑州富士康通过“浪花专案/计划”将周边部门如维修部、品管部的人员安排到制造车间。这一岗位调动,不仅涉及跨部门调动,有些情况甚至涉及跨地区调动。有工人反映,直接从郑州被“浪”到武汉。再者,调动具有强制性,调动时间长度不确定。很多工友评论,对能被调回原组或者再调离一线大制造不抱希望,“回来就别想了”,“23年第一批浪花到现在都没有回去,24浪花又开始了!”

“我们维修室除了干部,全军覆没,浪跑了。”
“这次浪走667人,12月7号浪走154人,12月11号浪走113人,这次名单有你们没有?听说是要浪到大制造了啊”
“12月7号没有浪走的,12月11号继续浪”
“康康没有订单。IP员级要去武汉支援两个月。不去的话就放假或则辞工。”

在富士康的“浪花专案”中,工友们是被动地调离原岗位甚至稳定生活的城市,有的在郑州租好房子买好电器还不到一个月就被调走,这位工友还表示如果不配合安排就被“放假”,只能配合安排。富士康表面上是让员工支援其它部门,实则是威胁,而且不明确支援多长时间,不保证能不能回原岗位。

富士康2024年浪花计划启动,图源:抖音视频

为什么富士康要发起“浪花专案”?

首先,这是富士康变相裁员的策略。疫情后,全球电子产品订单下降明显。加之,由于疫情暴露产业链单一集中于中国的潜在风险,疫情后,苹果加快调整产业链的步伐。2023年,富士康加大在印度和越南的投资,扩建产线,转移部分国内工厂的订单。这导致中国富士康工厂的产量总体需求减少。订单减少,人员富余。不同于制造部门临时工较多,裁员成本低,非制造业员工主要以合同工为主,合同工裁员企业需要赔偿经济补偿金(N+1个月工资)。为了降低裁员成本,富士康通过将非制造业人员调动,以“支援”产线的名义,变相裁员。

富士康“强制调岗” 手段恶劣,臭名昭著。抖音视频搜索显示,富士康周口、龙华、福田等不同厂区均有工人披露富士康调岗、降薪、不安排加班变相裁的做法。2023年,富士康恶性强制调岗,引发廊坊厂区、龙华厂区、周口厂区等厂区工人的集体抗议。根据《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因生产经营的需要,可以对劳动者的工作岗位进行适当调整,是不能违反劳动合同的约定,并且需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后修改劳动合同。同时判断调岗是否合理,劳动者的工作性质是否发生实质性变更也是重要的参考因素。显然富士康的做法并不是与劳动者协商,而是以强制的姿态改变劳动者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地点,是严重违反劳动法的行为。

富士康工作车间,图源网络

其次,这可能也是富士康短时间内解决人力不足的策略。

例如,2022年疫情期间,受封控政策影响,人员流动受限,一线大制造招不到人力,就曾启用过“浪花专案”,直接将周边部门人员调到车间。每年富士康大致有两个招工旺季,一个是春节后即2-3月份为了弥补春节前人员的流失,另一个则是下半年为了应对苹果发布会后和年末的国内外节日的产品巨大需求。这两个时间段都与浪花计划被提及的时间段相符,我们可以推测富士康在面临生产线人力缺口时,“浪花专案”则成为了他们的选择之一。例如,抖音上有工人说,“武汉富士康工资低,招不到人,只能从别的厂区调人过来”。

(本文中工人的表达均引用自抖音视频,可参阅 来源1来源2


工人有事,我们报道

我们收集一线工人的声音,呈现不被主流媒体看到的劳动者生活;我们探究政治经济背景下的劳动体制、剥削逻辑,力求呈现劳动者的处境,看见来自工人的行动和抵抗。快手、抖音等工人使用的社交媒体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来源。采访劳动者、与工人建立连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通过文章和报道的连接,能使所有劳动者团结为一张巨网。我们分析工人受苦的原因,分享工人斗争的经验。工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工人的声音最有力量!

劳动者筑起一砖一瓦,在一条条产线上铸造中国制造的奇迹。劳动本应该被尊重,现实中,劳动者被剥削、被边缘化,主流话语一边将劳动者塑造为卑微、值得同情的受害者,一边忽视、贬抑、打压劳动者的行动。我们希望在劳动者的世界中,重新看见劳动的价值,重建劳动者的尊严。

征集伙伴

如果你也对工人议题、劳动报道或工人运动有兴趣,想参与工事有料,欢迎直接写信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常年欠薪:中国工人在印尼钢铁厂遭遇的困境

前言:2024年5月初,一段关于印尼德龙三期工程欠薪不发的视频在抖音被发布。视频中,一群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围着疑似工头的人,控诉自己遭到欺压;而一位身着德龙制服的管理人员则扬言要抓抗议的工人,被工人们反骂道:“五个月不给钱,有什么资格说话”(来源)。而这并不是德龙公司第一次拖欠在印尼中国工人的工资。根据我们整理到的情况来看,德龙一方面透过外包公司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另一方面也长期制度性地拖欠钢厂和电厂工人的工资,已经成为工人群体中的印尼第一黑厂——而此问题至少从2019年就已经开始,迄今5年仍未改善。这篇文章将聚焦讨论钢铁冶炼工人和电厂工人的情况,建筑工人遭遇的问题此前有澎湃新闻的完整报道可参考。 一、钢铁技术工人前往印尼 印尼德龙(以下简称德龙)是江苏德龙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分公司,现在已成为其生产主力,主要生产不锈钢等镍产品。印尼在这些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镍的最大宗下游产品就是德龙生产的不锈钢。印尼的镍又大部分集中在东部的苏拉威西岛生产,这里的镍冶炼工厂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公司投资,德龙是其中最大的公司之一。 在印尼东部的苏拉威西岛,德龙现在有三片园区正在运行,分别名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制造业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

编者按: “五天八小时”是全球劳工抗争的成就,在中国,“五天八小时”却是资方变相裁员的手段。2023年,中国沿海城市经历新的一波工厂搬迁倒闭潮。于此同时,制造业出现产量需求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资方纷纷通过“五天八小时”缩短工时,或者是延长放假时间,工人大多只能拿当地最低工资,甚至低于最低工资,难以养家糊口。由此,引发一波抗议浪潮。本文简要介绍抗议“五天八小时”的背景,分析工人的处境和回应。最后文章强调,工人抗议“五天八小时”并不意味着工人不期望八小时工作制、周末双休,工人抗议的是工资无保障、变相裁员的“五天八小时”,而不是体面工作的“五天八小时”。 3月30日,深圳满坤电子厂工人集体抗议工厂逼迫工人自离。视频显示,数十名工人在工厂门口拉起横幅,“我要工作,我要养家。公司以5天8小时逼迫员工离职”。 满坤电子是一家电路板上市公司,位于深圳宝安区,为富士康、普联技术(TP-LINK)、和硕、格力电器等知名厂商生产电路板。2008年开始,满坤开始向江西扩张生产,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苦滴久矣:湖北滴滴司机尝试号召停运、突破平台控制

4月18日,一则关于“网约车司机煽动停运涉稳风险提示”的政府文件被曝光。这则署名为“中共恩施市委平安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文件宣称侦测到网络中上海、宜昌、襄阳、长沙、岳阳、深圳、济南、成都等地网约车司机预备在5月1日进行罢工停运(来源)。 罢工停运消息是否真实,以及网约车司机们是否真的能团结起来,难以确定。但是近期湖北省多地的网约车司机确实曾有发起集体行动的尝试,也引发各地网约车司机的激烈讨论。他们的行动主要针对滴滴平台的问题,反对高抽成、压榨司机,要求还给司机一条生路,并以集体跳槽转换平台作为主要抗议手段。同时,这些关于停运倡议、批判滴滴的声音也遭到了社交媒体平台集中打压封锁。 武汉和宜昌:滴滴司机转战高德、停运抗议 4月11日-13日左右,网传这两个城市有部分滴滴司机集体拒跑,或转换至高德平台,因为滴滴运价过低(目前宜昌每公里价格不足2元)。事件甚至惊动滴滴高层派人来该城市调查。根据一些司机的说法,武汉和宜昌发生的事件可能是同一起,但是在传言过程中发生了错误。在4月13日,一位网约车尝试将账号转换至宜昌进行打车,结果确实证实无法打到车,而同样在湖北的荆州市则可以正常叫车(来

赶工竞争、超长工时、灵活生产,广州康鹭制衣工人接连累倒送医的背后

赶工竞争、超长工时、灵活生产,广州康鹭制衣工人接连累倒送医的背后

3月底,广州康乐村与鹭江村区域(以下简称康鹭)至少有三位制衣工人在工位上因过劳倒下,被紧急送往医院(来源、来源、来源)。抖音视频显示,一名中年女工瘫倒在工位上,数位医务人员在旁紧急救护。发布者评论道“这就是服装人所谓的高工资”。工人累倒在制衣厂、被救护车送走,早已不是新闻,而是制衣工人们的常态。工人们经历了什么?他们是“自愿”加班累倒的吗?又是什么让他们这么拼命?这篇文章试图理解,康鹭服装产业工人倒下背后是怎样的劳动条件、产业生态与剥削机制。 本文作者:随身听 本文编辑:橄榄 超长工时与身体劳累 “我做不到,我在制衣厂干了几年,活多的时候一天下来,脖子都抬不起来,有时候一抬头,能听到颈椎咔嚓一声” “我也干了20几年,没干死就是把自己干废了,眼糊,肩周炎,腰疼,把人干废了” “我每天都十几个小时,今晚发现小腿浮肿麻木,一按就一个小瘪窝” 超长工时以及随之带来的各种身体伤害,在制衣工人间已是公认的事实。广州康鹭制衣村以小型制衣工坊为主。制衣村工坊工人大多为临时工,工资一般按件计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