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整理】致命打工路上的遇难者

【事件整理】致命打工路上的遇难者

前言:在中国高铁跑出世界速度、中国大飞机飞上蓝天的同时,在乡村地区、城市郊区,打工者的上班路、返乡路却充满了危险。近年来,每年都发生至少一次涉及工人的严重交通事故,仅本文整理的13起事件中已有132位工人因此丧命。一方面是繁荣的基础设施进步、交通方式的高端化,另一方面,农村劳动者所乘坐的交通工具却是如此“临时”、如此不安全、如此致命。本文汇集了近年来打工路上的遇难事件,它们的背后是许多连姓名都无法被记录的普通工人。这份整理不只是为了悼念逝者,也希望大家能在阅读过程中看见这些事故背后的共性与结构性问题:

  • 为什么大部分遇难者都是临时工?为何我们缺乏更正式有保障的工作?
  • 为什么女性工人、老人这些特征频繁出现在事件中?
  • 为什么这些严重车祸事件大多发生在内地省份的农村地区,而少有沿海城市区?

更多内容,欢迎参考之前工事有料发布的《难以接近的故乡:外出务工者受阻的返乡路》。 本文最下方有长图版本,欢迎传播。


河南平顶山叶县冷藏车载8人窒息身亡,均为牛肉厂临时女工

2024年6月15日

河南平顶山叶县一辆轻型厢式冷藏货车违规乘人,车厢内8人窒息昏迷,经抢救无效均不幸遇难。经当地村民和家属证实,事发当天,遇难的8人都是一家牛肉厂的临时女工,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加油站是她们每日通勤的集散地,有车在这里统一接送她们前往距离加油站约12公里的厂区。

端午前后,叶县周边的麦子刚刚收割完,田地里留下黄色的麦茬。附近村庄村民的生计以种地为主,按时节安排工作。农闲时,隔三岔五,有的女工便乘闲暇到周边厂子里打零工挣钱。遇难者家属和牛肉厂其他女工表示,这并非女工们第一次乘坐冷藏车。不同的是,这次冷藏车的车厢中堆满了货品。有村民认为,事发当日车厢内存放了大量干冰,或因存放不当生成二氧化碳导致人窒息死亡。

资料来源:《冷藏车载8人窒息身亡背后:农闲时挤车打零工的大龄女工》|澎湃新闻

宁夏青铜峡当地村民外出打零工,遇交通事故,9死2伤

2024年5月9日

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G110国道西山公墓附近,一辆小型普通客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致9死2伤。客车上死伤者大部分来自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园艺村村民,他们一般早上坐车去周边打工,早出晚归。

资料来源:《宁夏青铜峡一交通事故致9死2伤:多为外出务工的村民》|新京报

梅大高速塌方,48人死亡,其中至少11人外出务工者返乡

2024年5月1日

凌晨2时10分,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梅龙高速公路茶阳路段的路面塌陷。 事件共导致23辆车陷落,48人死亡,30人受伤,其中有至少11位遇难者是外出务工的返乡者。许多打工者是在从广州、深圳等地返回老家的途中遭遇了此次塌方,他们趁着五一假期回乡团聚,却遭遇悲剧。42岁的余海(化名)和他14岁的儿子是龙岩永定区沿江村人,余海在广东河源市的一家瓶装水厂工作,在外打工已经20多年。另外两名沿江村的老人则是一起在东莞的工厂里打工。龙岩永定区锦丰村的王文林(化名)在广州一家汽配城打工,他回家的车上还有他的妻子、妻子的侄子,以及一位拼车回家的老乡。而这8位龙岩村民们都在回龙岩的路途中因为这次事故不幸遇难。和王文林同在一家汽配城打工的黄瑞(化名)是龙岩市永定区三峰村人,他有5位厂内认识的朋友(包括王文林夫妇)都在塌方中丧生。

资料来源:《难以接近的故乡:外出务工者受阻的返乡路》|工事有料

河北安新县高龄村民外出打零工,遇交通事故,5死2伤

2024年4月29日

河北省安新县一辆面包车与与一辆洗扫车相撞,致5死2伤。面包车死伤乘客为附近的端村镇当天外出打工的村民,年龄都在60岁左右。

资料来源:《河北安新一辆面包车与洗扫车相撞致5死2伤,当地:伤亡者均在60岁左右,在开展善后工作》| 极目新闻

河北承德高龄村妇外出打零工,遇交通事故,8死1伤

2024年4月19日

8时30分,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发生交通事故,一辆面包车与一辆大型货车相撞,致8死1伤。死伤乘客皆为牌楼乡东岔村的村民。据红星新闻报道,该面包车上搭载的多为老人妇女,当天早上多人搭乘面包车前去务工。面包车司机承接了一个防沙工程,拉村民外出做零工。死者中死者中年纪最大的60多岁,最小的40多岁。

资料来源:《河北承德发生交通事故致8死1伤 当地居民:涉事面包车上多为老人妇女 事发早上系搭车去务工》|红星视频

《承德围场发生交通事故致8死1伤,知情人:遇难者来自同一个村,当天外出做零工》|极目新闻

甘肃半挂车与面包车相撞致面包车7亡10伤,乘客皆为外地来的打工者

2023年4月29日

甘肃酒泉金塔县突发交通事故。截至当日下午,事故已造成7人遇难。乘坐该面包车的乘客包括外地来到金塔县干活的务工人员。事故发生时,这些乘客正乘坐面包车前往打工地点。

资料来源:《甘肃半挂车与面包车相撞已致7死,当地应急局:两名涉事司机均被控制》| 新京报

广东韶关超载面包车坠河,9名村镇女零工遇难

2022年5月16日

广东韶关市浈江区发生一起超载面包车坠河事件,9名女工和1名男司机遇难。该辆面包车限载7人,实载10人。车上的乘客,为周田镇上的女零工,她们到三十五公里外的三雄农场打工。主要工作是播种、人工授粉、打种子等,100元一天,从早上七点半做到下午五点,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在她们完工返家的路上,超载的面包车载经过堤坝时坠江,无人生还。村里年轻男性大多都去韶关、广州、东莞、深圳等城市打工。遇难的女零工都是留在老家照顾儿女、老人或者孙辈的女性。她们有的年过50岁,很难赴城进厂;也有正值中青年,丈夫去城里打工,她们则留守家里照顾孩子、老人。在照顾之余,她们也外出打零工补贴家用。为了降低用工成本,三雄农场雇佣附近村镇的高龄女工。由于距离、时间不固定,农场分包给私人面包车司机接送女工上下工,车辆超载为常态。

资料来源:《面包车坠河事件背后:打零工的农村女人们》|三联生活周刊

安徽马鞍山两车相撞致8死8伤,死伤者为去南京分拣快递的零工

2021年11月15日

晚22时11分左右,安徽马鞍山市博望区秦岭大道与新合西路交叉口,一辆重型自卸货车与一辆小型普通客车相撞。事发时,货车沿秦岭大道由北往南行驶,小型客车由南向北行驶并左转,在路口时,两车发生了碰撞。事故造成小客车上8人死亡、8人受伤。事故小客车为蓝牌7-9座小型客车,车上载的是做分拣快递的零工,而雇用他们的劳务公司在他家附近。“我们这边很多人在南京做分拣快递的工作,工作强度蛮高的,一天要做十几个小时,一般都是零工,有空闲了去挣点钱。出事的车是载他们下班回来的车。”

资料来源:《安徽马鞍山两车相撞致8死8伤,死伤者为去南京分拣快递的零工》|新京报

安徽安庆太湖县皮卡坠崖,12名农妇遇难

2021年9月5日

14时30分左右,安庆市太湖县牛镇镇龙湾村百岭组茶厂山路,一辆皮卡车翻车坠入山沟,当场造成11人死亡,3人受伤,后一名伤员抢救无效死亡。车上除司机外,乘客都是附近三个村庄的妇女。当日早晨,这些妇女前往茶山除草,由于中午当地下大雨,本该下午5时许返家的她们提前回家,没想到回家路上发生意外。

资料来源:《皮卡车坠入80米深崖,致12人遇难!》|山西消防

黑龙江七台河高龄农工乘拖拉机外出,遇交通事故,15死1伤

2021年9月4日

凌晨4时20分,黑龙江七台河一辆重型半挂车和一辆四轮拖拉机相撞,致15死1伤。拖拉机上载有20多名农民工,下坡时被一辆拉煤货车撞翻。农名工年龄大多在50至60岁,原本乘车去采摘万寿菊。因为居住分散,驾驶拖拉机的师傅在凌晨两点就开始在各村接人,为了赶在4点前到田地采摘。

资料来源:《黑龙江一半挂车与拖拉机相撞致15死1伤,公安部派工作组赴事故现场》|新京报
《拖拉机违法载人被追尾致15人死亡!如何避免悲剧再现?| 农村交通安全》|搜狐

吉林松原18死车祸,死伤者多为掰玉米零工

2020年10月4日

林松原石桥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农用拖拉机与两辆货车相撞,致18死1伤。一辆小型普通货车撞至前方一辆四轮拖拉机,后与对面车道的小型普通货车相撞。第一辆货车中死伤严重,车上乘坐的多为去附近村庄玉米地里掰玉米的零工。有男工,也有女工。掰玉米的工人一般凌晨出发,掰一次玉米按小时收费,一天收费在200元左右。

资料来源:《痛心!吉林松原18死车祸背后:死者多为掰苞米零工》|中国新闻网

吉林乾安超载小货车发生事故,12死4伤,多为高龄女零工

2020年4月15日

早上5时,吉林省乾安县一辆小客车与另一辆发生剐蹭,随后与一辆轻型货车相撞,致12人死亡4人受伤。据报道,小客车司机疲劳驾驶,客车核载5人,实载15人,其中6人在驾驶室内,9人在防雨布遮盖的车斗内。所载人员为临时短期雇佣栽种洋葱的农民。死者中,9人是龙字村的中老年女工,年龄最小的48岁,年龄最大的66岁,事发前,她们准备前往40公里外的地方种植洋葱。据村民反应,农忙时节外出打零工为常态,“一般都是女工,雇主联系车接车送,按天发钱“,一天大概150块。另外,村民外出打零工为了省钱,也往往自行乘坐这种小货车,“我们这里很多这种货车,拉货也载人,有时候一人10块钱”。

资料来源:《吉林致12死车祸:小货车车斗载多人,死者多为女工》| 新京报
《12人死亡交通事故敲警钟:农用车、货车违法载人危害大》|河北交警微发布

西安市面包车与水泥罐车相撞,车上12人均为附近工地工人,10人死亡2人受伤

2018年11月13日

一辆载有12人的陕A西安牌照五菱面包车,由南向北行驶至纺渭路窑村附近时遇路面大坑,紧急避让间与由北向南行驶的一辆搅拌罐车迎面相撞,发生事故,导致造成9人当场死亡,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2名危重伤者。记者初步了解,该路段无路灯,常行渣土车。路面大坑为渣土车碾压形成。事发时间为当晚20时许,面包车超载,车上12人都是附近工地的工人。

资料来源:《灞桥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升至10人 水泥罐车司机被控制》| 澎湃新闻

工人有事,我们报道

我们收集一线工人的声音,呈现不被主流媒体看到的劳动者生活;我们探究政治经济背景下的劳动体制、剥削逻辑,力求呈现劳动者的处境,看见来自工人的行动和抵抗。快手、抖音等工人使用的社交媒体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来源。采访劳动者、与工人建立连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通过文章和报道的连接,能使所有劳动者团结为一张巨网。我们分析工人受苦的原因,分享工人斗争的经验。工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工人的声音最有力量!

劳动者筑起一砖一瓦,在一条条产线上铸造中国制造的奇迹。劳动本应该被尊重,现实中,劳动者被剥削、被边缘化,主流话语一边将劳动者塑造为卑微、值得同情的受害者,一边忽视、贬抑、打压劳动者的行动。我们希望在劳动者的世界中,重新看见劳动的价值,重建劳动者的尊严。

征集伙伴

如果你也对工人议题、劳动报道或工人运动有兴趣,想参与工事有料,欢迎直接写信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


加入我们的社交媒体: Twitter | Instagram | Telegram

Read more

江湖上的黑工厂大盘点

江湖上的黑工厂大盘点

前言:找工时,有经验的工人会收集很多信息。不然,一个不留神进入黑厂,不光是工作辛苦,血汗钱能不能到手都会成为问题。这其中工资待遇、工作环境、工作强度往往是工人最看重的因素。它们也成为评判工作好坏的基本标准。工人们在日常交流吐槽中,出于一种表达不满和自发的互助想法,把自己在工作过程中吃过的亏、上过的当总结分享出来,形成了工厂江湖中很多关于黑厂的“传说”。 一般来说,大家心目中的黑厂特征,可以分为几个方面: * 工资:(发工资时)计时计件混着算,怎么低怎么算;(员工)自离不发工资;周末上班算调休,为了不发加班的双倍工资;压工资;通过试用期低价雇工应对高峰期然后赶走工人;罚款多。 * 工作和宿舍环境:有化学药剂的车间不按国家要求发合规防护护具;高温天气不开空调;打骂员工;站班工作;宿舍卫生条件很差;食堂伙食油水很少。 * 工作强度:工作时间长,超过12小时,加班到半夜;每日要求产量高;每天必须提前到岗开早会。 * 其它:只能通过劳务公司进厂;需要去指定医院体检,且体检费很贵;随意裁员派遣工;不签正式合同,

2024年,进厂打工有多难?

2024年,进厂打工有多难?

2024年,找到一份好工进厂更难了。 抖音账号@三妹从今年3月底离开湖南,辗转在广州、深圳找工作,三个月过去了, 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稳定工作;这段时间里,抖音账号@奔跑的小蒋先后进过四家工厂,最后被迫辞职——老板降了他工资;在佛山一工业园上班的抖音博主@小邓再努力Vlog 总结称,今年工厂的招工信息变少,工价降低,长期工岗位减少,“现在(5月31日)工厂进入淡季,招工真的很少。工资也低得可怜。发现今年特别难找工作。临时工的单价又低,长期工的岗位又是少得可怜。今年真的不适合打工。失业半个月了,还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样下去,估计过年回家的车费都挣不到,更不用说养家糊口了。整个工业园都没有几家工厂在招工的,今年特别的难找工作”。 疫情后制造业相对收缩是找工难的主要背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4月以来,制造业PMI指数大部分月份都低于50%,即制造业整体呈生产收缩态势。(注: 制造业PMI指数,是国际通用行业检测数据,该数据由国家统计局统计公布,PMI指数高于50%时,制造业扩张;低于50%时,制造业收缩)

比亚迪无锡厂罢工后续:公司禁止工人做兼职,疑似变相裁员

比亚迪无锡厂罢工后续:公司禁止工人做兼职,疑似变相裁员

7月8日,比亚迪无锡工厂“第八事业部”发布公告称,未经公司同意,禁止工人从事包括“临时工、小时工、滴滴司机或外卖骑手”等工作,引发工人不满。工人怀疑这是比亚迪接手绿点科技以来的新一波“变相裁员”策略。早在5月,比亚迪无锡工厂就曾针对IDL员工(Indirect labour,间接生产人员,通常是班长/技术员工)变相裁员的举措:即所有IDL员工实行四班倒、五天八小时的工作制。这一举措导致IDL员工工资大幅削减,工人难以养家糊口。5月13日,工人发起集体大罢工。 比亚迪无锡工厂原为绿点科技(无锡)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新加坡电子公司捷普科技(Jabil Inc),主要业务为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和制造。2023年12月,比亚迪以158亿人民币(约22亿美金)收购捷普科技在中国成都、无锡的工厂。捷普科技为全球第三大电子制造商,其中无锡工厂是捷普科技的重要生产基地,2021年销售额约170亿元人民币。在在一份2024年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所的8-K 报告中,捷普公司提到公司董事会于2023年批准一项重组计划,预计2024年财务支出中,将有1.5亿至1.8亿美元的财务用于员工遣散费和福利成本。

打工日记·01|搬厂潮下的失落与无奈

打工日记·01|搬厂潮下的失落与无奈

“打工日记”是工事有料的新专栏。在这里,我们转载工人在社交平台上的抒发和表达,放大工人的声音。这一期,我们关注搬厂潮下工人的处境和心声。2020年,疫情带来的订单锐减,加剧了沿海制造业的搬迁潮。2023年,疫情结束并未带来生产的回暖,沿海工厂纷纷倒闭、搬迁。搬迁潮下的工人面临着赔偿难讨的无奈、工作难找的不安与迷茫。 吃晚饭时,听老板说又有一家工厂从这里搬走了。走之前,资方准备瞒着员工,将生产物资全部拖走,以图逃过失业补偿金。员工们为了失业补偿金,搬被子睡在厂门口几天几夜,只为了防止资本家将物资搬走。经过几天几夜的奋战,才领到一部分补偿金。 这几张照片拍摄的是深圳某一角落的工业区,曾经的这里这个时候人潮涌动,人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如今正是热闹的点,路上竟然不见几个人影。可见工厂大多数都已经搬走了。但奇怪的是周边的厂房,住宅楼的租金一年比一年高,涨得越来越多。如今大环境如此不堪,可租金依然堪比芝麻开花。这明显违背了市场规律,这涨价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深圳,还能容得下五湖四海的打工人么?我们还能在深圳呆多久呢? @Mr光腾 2024.03.31